忍者ブログ

天蝎

深愛著你

  喝壹口芬達,輕輕放下手裏的杯子。
  阿雪坐在對面,她說她上周分手了,而現在,她愛上了壹個名字裏有淚的男孩。我說不懂,阿雪說想要沿著他的方向壹起走,劉芷欣醫生卻始終無法進入,可不是要哭了嘛。
  我問阿雪,妳很喜歡他嗎?阿雪說,當然。
  可妳的上個男朋友,妳也說很喜歡。然後,妳和他分手了。
  阿雪沒有說話,靜靜地喝著橙汁。  
  
  記得剛剛認識阿雪的時候,她說我很文靜,我說她也是,後來,兩人鬧了起來,後來就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很偶然的認識,很快速的成為朋友。
  後來,我們關於學校八卦聊得越來越少,更多的時候,接到她的電話第壹句便是,親愛的,我又失戀了,快來安慰我。然後,便自然而然的聽阿雪說她短暫的戀愛。於是,兩年內我聽了無數次的關於阿雪的戀愛失戀的事,從短到半天的戀愛,到阿雪自認為長達三個月的戀愛,反復的情節,不斷出現。每次,耐心的聽,歐洲旅行默默的吐槽阿雪的作死,阿雪只是回復我說,糖糖,妳還不懂。
  後來,小雅說,阿雪從來都是在戀愛時全情投入的人,很奮不顧身的感覺,就像我們小時候玩的煙火棒,讓自己快速的燃燒,然後寂滅。然後,阿雪就結束了她的戀情,阿雪不再愛那個男人了。小雅說,她是壹個不折不扣的神經質。她的青春,瘋狂的讓人嫉妒。我說,我不懂,愛上了,不就應該壹直愛著嗎?我想要的愛情,壹次就夠。於是,小雅說,糖糖,這世上哪有那麽多好事,就算有,像我和阿雪這樣的壞女孩也是不可能遇到的。小雅說的太過悲觀,我卻沒有反駁沒有勸導,那壹刻,我發現,我的內心,也是有點排斥這樣的阿雪的;我發現,有時自己真實的讓我惡心。  
  
  二月的某日,我正躺在床上看著小說,突然接到電話,是阿雪。時間是淩晨2點20。阿雪說,糖糖,我在特洛伊酒店門口,妳過來可以嗎?阿雪的語氣脆弱的讓我心疼。我說,妳等我。
  從宿舍圍墻上艱難地翻過去後,大街上空無壹人,寂靜的讓我心驚,原本膽小的我卻沒有後退,眼裏出現的是在酒店門口也許不知所措的阿雪,我不知道她經歷了什麽,然後,我發現,我不認識特洛伊。我想打電話緊緻眼霜,卻沒帶手機,想要找車,整條街卻只有前方路中央的壹只死貓。
  我找不到方向。
  而特洛伊門口的阿雪,也找不到方向。
  路上還是沒有人。
  我只好原路返回,拿回我的手機。
  拿著手機,靠著手機地圖找到阿雪時,我已不記得是幾點了,我只記得我全身的冰涼感,從未有過的冰涼。回頭看我走過的壹路,有些恍惚。而阿雪,蹲在地上,對我笑,笑得比從前日子裏的每壹個阿雪都燦爛,笑得讓我覺得那不是阿雪。
  然後,她站起來,走到我面前,揉揉我的臉,拉拉我的手,又沿原路走了回去。  
  
  此後,我們都避開了那晚的事,誰都沒有提起。
  此後,阿雪變了,小雅說,看,正正經經的壹個好學生呢。
  此後,我戀愛了,小雅戀愛了,阿雪再也沒有。  
  
  在很久很久以後,忽然有壹天,阿雪說,那壹夜,那個名字裏有淚的男孩對他說,妳是個值得愛的好女孩,再見。
  於是印度特價機票,阿雪妳和過去說了再見嗎?
  但阿雪,我好像,還是不懂。
PR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