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蝎

朋友榮調讓我更加珍惜友情

  
  清晨有些疲憊的我開車到單位,壹路上基本都是心不在焉,有些萎靡,本來就休息欠佳的我加之幾乎整晚的失眠,讓我倍感心力憔悴,因為今天局機關的壹個股室下鄉檢查工作,本來說好早上早早的去單位,誰知道竟然睡過火了,迷糊中還是被手機吵醒的,惺惺的起床、草草的收拾了壹下,趕緊趕緊的印刷公司
  年終了,大大小小的機關單位都在對壹年來的工作進行總結考評,雖是多年來的壹貫做法,並沒有多大的改觀,但是總結之後是有喜有憂,喜的是千方百計考評奪魁,受到的領導的青睞,來年變動或是晉升壹級,或是待遇變得更加優厚,多少都會有鯉魚跳龍門的喜悅感與成就感,當然我們單位雖在農村,當然也沒有逃過考評的緊箍咒,按照慣例準備整理好長時間、壹些列、雜碎的文件資料,好在今年的考評按照中央規定間便了不少,來的人員少了、車輛少了、隨之的招待費用也就減少了,是喜是憂誰當前也說不清楚,來了那麼四五個人,分開查看文件上要求的資料信息,按文件要求拍攝了壹年來校員發展的亮點,很快地就結束了,比起往年來就間單多了,壹年來的工作就可以告壹段落了。
  這洋壹個偏遠的鄉鎮原來也曾經輝煌過壹段時間,該有的機構都很健全,工、商、稅、農更是不缺,也算得上經濟文化中心,只是由於社會的發展,就像人類自有生以來的大遷徒壹洋,那裏更這合人類的生存,人類就遷徒到那裏,所以集會被遷徒更加這合並且能夠帶動經濟的地方,這裏也就慢慢地變得蕭條,即使有僅存的幾家商鋪或是小單位,也蠢蠢欲動的尋找機會挪走,人們聚在壹起說的最多的話就是:“想當年我們縱目街道是如何如何的.如何如何。”
  在僅存的幾家小單位,我們也算得上大單位了,其他單位只有幾個人上班,而我們好幾百人呢,呵呵,平時的校員就非常的熱鬧給清凈的縱目增添了幾分煩噪。由於我們和縱目工商所對門,古語都有:“遠親不如近鄰”,故而關系就搞得非常好,兩家單位平時的工作交往就不分彼此,工商所的所長陳亞紅更是為人親切,不論做什麼事都有壹種男子漢的氣概,雖是女人,但是我認為她確實是女人中的男子漢,假如在古時,那麼她肯定不亞於花木蘭、穆桂英,由於長時間的交往,她來我們學校就像進自己家壹洋,當然我們也是八尺拉壹丈了康泰
  前幾天她們單位考評,當時她們局機關來了大概20多人,對於壹個偏僻鄉鎮的小工商所來說,接待這麼多人的確很費勁,所以就借了我們的吃飯桌子以及板凳,可是總得有人招呼吧,所以我們就放下手頭的工作,到對門幫忙,人多總是有些亂,光開水都倒的接不上,閑暇壹會就和來的人坐壹起說說笑笑,看見那裏需要幫忙我們就主動幫忙,總之是那些人不論在還是走都滿嘴感謝之類的話,其實我們不在乎他們感謝,我們更在乎的是存在的那壹份友情。
  工商系統的考評和我們教育系統不壹洋,他們年終考評結束後,壹年來工作優秀的所長可能就會被調到其它條件稍好壹些地方進行工作,當然考評差的就要受到相應的調整,這也許就是為了激勵同誌的工作心勁。
  縱目工商所此次考評名列前茅,所以陳亞紅當然也就理所當然要榮調了,所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也就是這麼個理了,作為朋友、更作為對門,我們當然很高興,可是我們也舍不得,人應該往高處走,可是我們的好鄰居、好朋友今後想見壹面再也不會有這麼方便了,我們幫陳姐收拾好行李並壹件壹件抱到車上,臨走時做飯的阿姨兩行淚,壹個勁的不舍得,我們壹行開著車把陳姐送到了新單位,別說新單位的環境、條件就是比老單位好,說實在的誰都願意來新單位工作,陳姐在新單位為我們安排了豐盛的宴席,席間新單位的同誌壹個勁的感謝我們送陳姐來單位,我們送行的人壹個勁的希望他們能夠支持與陳姐團結工作。
  用陳姐經常說的壹句話:“千裏送鵝毛禮輕人意重”,的確,我們雖然送走了陳姐,但是那份情依舊永恒。
  晚上回到家沒事就玩平時喜歡玩的小遊戲,玩了壹會覺得沒意思,原本在讀師範的時候就喜歡在校報上發表小詩篇我,看到身邊的朋友有事沒事寫壹些東西,所以就有勾起了我寫壹寫的想法,沒事的時候就寫壹些值得記憶的東西,自己寫壹點,在看看朋友的文章,打開了空間隨便瀏覽,按照平時的習慣就是把所有網友的空間瀏覽壹遍,看看那些個網友寫新文章了,那些個網友轉載對自己有用的文章了,反正就是樂此不疲,當我打開“幸福小鈴鐺”的空間看見她寫了壹篇文章,我就讀了起來,誰知道文章裏竟然提到了我,而且對我的評價也挺不錯的,所以我挺高興的,隨即也給朋友留了言表示感謝康泰領隊
  小時候覺得歲月悠悠漫長、長大了覺得光陰如梭,漫漫人生路陪我們渡過的唯有親情與友情,當我們老了,唯有親情與友情才是我們值得回憶並使的我們自豪與驕傲。
PR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