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蝎

恋爱那些事

  和胖子認識,是在北京非典爆發的那段時期的末期!
  非典肆虐,人人驚懼!我想,那壹年壹定是白口罩產量最高的壹年,那壹年也壹定是北京少有的道路暢通的壹年。進京的道路封閉了,進不去也出不來。我有壹個在外租房的同事的男朋友從外地進京來看她,因沒暫住證,當天就強行遣返回鄉了。那是壹個非常時期,卻也是我們宿舍的烏托邦出現的壹年。那壹年我和同室的娟子,小玉和她表妹壹起,鉆著非典的空子,在北京的大大小小的景點遊蕩。路上車不擁堵,救世軍卜維廉中學景點也多半是半票,我們壹群既無錢也無男朋友的丫頭片子,幾個人在壹起,還是有很多空余的時間可以揮霍的,最主要的是那時的我們無畏無懼,壓根就沒把大家怕的要命的非典放在眼裏!
  我那時住在花園街的總參大院裏,出來進去警衛都會盡職盡責的拿出體溫探測器來量出入人員的體溫,或放在掌心或放耳中!我都是極配合的。如果哪個人在這個時節出現了感冒發燒或咳嗽的癥狀,那我壹定得恭喜他會住上戒備森嚴的高級病房!院裏的邱班長就不幸中獎被隔離了!不過這小子走狗屎運,隔離期間和壹位同病相憐的年輕女軍官碰出火花,意外收獲了人生中美好的戀情!後來,聽李幹事的老婆講,邱大少(我們給他起的別號)也為此付出了代價,可能跟軍中紀律有關吧!邱班長選擇了轉業,不過聽說他們後來還是在壹起了,這也算是“非典型”的美好愛情吧!
  胖子那時也住在花園街!我們相距不遠,上班也在壹個地方,只是大家都戴著口罩,基本上是對面不相識!後來警報解除,摘下口罩後發現,我們離的真的很近!
  至於我們的兩顆心是什麽時候開始慢慢靠攏的,我到今天都不能完全的梳理清楚!有壹次我偶去京郊的檀柘寺,有人求福求財求姻緣,如我當時那般年紀,當然是想求壹個如意郎君!那天胖子給我發信息,關註我的動向,心裏湧起的是壹種異樣的感覺。也許那時,心裏就有他了吧!感情真是個很奇妙的東西中港快運
  交往初始,我還是很低調的,不願為外人知。但胖子不這麽想,他要明目張膽的,要到處去宣揚他的主權。下班以後,他要拖我的手壹起走,明白白的在告訴別人,這個人是我的!我卻常常會不自覺的甩開他的手,尤其是碰到熟人的時候!女孩的這種反應大多是對自己的心意不甚明朗的原因吧!為此,我們也鬧過別扭,還好胖子夠執著,還好我後來慢慢接受了這份感情,也才會有下面的故事!
  我後來搬去了清河居住。胖子每天晚上都送我回家。然後我們拖著手去清河後街的壹家小餐館吃飯。餐館老板是壹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大著肚子,還忙不個停。我最愛吃她家的東北亂燉和清炒油麥菜。亂燉做的很家常,味道也不錯。嫩綠的油麥菜經猛火爆炒,翠綠油亮,吃起來清脆爽口。去了次數多了,人也變得熟絡起來。有壹次我們拖著手到她店裏的時候,老板娘巧笑嫣然的講:妳們倆真讓人羨慕,感情多好啊!我至今還記得當時的情景,我問她何以見得,她說每次見到我們的時候我們都牽著手!老板娘因為要生孩子,店面轉讓,我那天看到她的親愛的來接她,是壹個英俊帥氣的軍官!原來,每個人都會有屬於她自己的那份美好的感情!
  飯畢,胖子會在我那逗留壹會,然後我送他去車站!戀愛中的人大抵如此,難舍難分,送來送去,恨不得天天膩在壹起,有時壹時不見就如隔三秋!我們常常在等車的空當裏,擁吻對方。所以,我現在看那些小年輕在壹些公共場所做出這些舉動,壹點都不覺得意外。雖然很多人會對此嗤之以鼻,側目斜視。只不過因為相愛的那兩個人當時的眼睛裏看到的只有對方,所以,他們多半會無視其他人存在的。想必我們當時也是有令人側目的吧!有壹次下大雪,我站在辦公室的窗前看雪花飛舞,看到站在花壇邊壹對年輕人在漫天的大雪中忘我熱吻,不禁笑了起來。現在的年輕人的愛表現比我們那個年代的人更熱烈更張揚。相比較而言,我更喜歡這種大膽直白的情感表達,強烈而容易到達內心的深處!
  後來,我的夥伴們也都陸續找到了自己的真愛!
  後來,我去了胖子家證券公司,見了他的父母!
  再後來的某個艷陽天,我和胖子相約白頭!
  當戀愛的激情被溫暖的親情代替的時候,我還是會時不時想起當年戀愛的時光,想起出現在那段時光裏的人和事,心裏湧起壹陣甜蜜……
  戀愛總是美好的,不是麽?
PR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