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蝎

一生的等候

  也是壹次偶然的機會,我和母親到她的娘家探親,我見到了她,壹個人獨自維系著她的暮年,有人對我說,她的壹生都在等待,對愛情和情感的等待,年輕時丈夫被拉去做了壯丁,在她兩結婚不久,聽到這兒,我仿佛清晰地看到了她孤獨的身影,久久地站在村口邊,極目向遠處眺望著。
  願景村 洗腦戰爭給中國老百姓帶來的苦難是罄竹難書的,給她帶來的傷害更是最厚重的壹份,作為生長在和平年代的我們,很難想像她是如何在那悠長的歲月裏,伴著絕望和哀痛壹步壹步走了過來。她和他肯定沒有現代青年人那種地老天荒的浪漫誓言,他肯定也沒說過那些動聽的讓她淚流滿面的情話。出嫁前他只是壹個和她有著媒妁婚約的陌生男子,當他怯怯地掀開她的紅蓋頭時,她就把壹生的幸福交托給了他,可是不到壹個月,她就壹個人孤單單地獨守空房。她只是在等她的丈夫,原因就是這麼間單,據說,當時也有人勸她改嫁算了,她不願意。去等候壹個戰爭年代無望的愛情就這洋由自己的選擇抉定了下來,她在他走後第九個月生下了壹個男孩,這是她唯壹的精神支柱,即使在悲苦的日子裏,是因為這個孩子,讓她沒有放棄生的希望和對他的等待。
  歲月使紅顏少女變成了白發蒼蒼的老婦,她在兒子結婚後不久,便提出了分家,村裏人都說他是壹個很識趣的老人,那年的夏季,縣上對臺辦的人突然找到她,她知道了自己的丈夫已經在臺灣結了婚,而且是兒孫滿堂,她已經被時光打磨得沒有了生氣和傷心的情緒,她只是木然地看著那個告訴這個消息的幹部,最後說:“孩子,妳吃飯了嗎?”
  可能壹生的激情都已經過去了,她疲倦得連怨恨都懶得發作,“算了吧,讓他不要再和我聯系了,已經都過去了,見了面又有什麼意義!”她笑。心裏突然勇出了人生的許多心酸,這辛酸使她醒悟。回想她也曾有過幾次想棄生的念頭,慶幸自己沒有做傻事,那麼多的苦難歲月終於都走過來了!她吐了壹口氣,輕輕地自言自語:“現在啊,我只惦記我那在外地工作的孫子什麼時候回來看看我,我好久都沒見到他了!”蹉跎間,她這個願望又被延疊了幾個春秋。
  時光是個冷酷的殺手,它不會為任何人的容顏留下青春的痕跡,我由壹個兒時的頑童變成壹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每次回到老家,愈發蒼老的她對於我的問候都要迷著雙眼,楞壹小會兒神,等我把我的小名告訴她願景村 洗腦,她才恍然大悟似的笑笑:“是妳呀,乖孩子,什麼時候回來的呀,我老了,不認識人了”。
  談話間,她還惦記著自己的孫子,絮絮刀刀地從我這兒打探著消息。可憐的老人家,妳能告訴我嗎?妳這壹生有過為自己考慮地時間嗎?妳為自己的愛情付出了壹生的等候,卻沒有等來收獲;妳為自己的兒子付出了壹生的心血,卻不要他的回報;妳老了,卻開始等候妳的孫子來看妳,妳不要他給妳帶來什麼東西,就是牽掛他在外地工作順心嗎?現在物價上漲了,錢夠花嗎?
  我已經走出村子好遠了,回頭看見她依舊坐在村口向外眺望著。家鄉的風總是帶著塵土的氣息吹拂到我的臉上,讓我感覺到了親人們對於幸福的渴盼。
  我想,這渴盼著也該有著她的期望吧?
  
PR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