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蝎

時至當下

  受了那麽多年的教育,發現自己還是最喜歡小學的課堂。回想在某個陽光明媚的午後,老師把在空地上玩得滿頭大汗的我們叫回教室,給我們每人分發壹張小草稿紙,不用寫小作文,只需要我們把自己的夢想寫下來就好了。仍記得那時我們沒有幾個是完完全全知道夢想是個啥東西的,都紛紛嚷著,直到老師說就是自己長大後想做什麽後我們才靜靜地寫著意大利酒莊
  
  自己那個時候想都沒有多想就寫了“開飛機的”,並且還在旁邊空白處很稚嫩地畫了壹架小飛機。之所以會毫不猶豫地寫出夢想僅僅是因為周末時爺爺幫我買了壹架玩具飛機。後來老師用紅色筆在小草稿紙改成“飛行員”。原來我的夢想是壹名飛行員。最初的夢想啊,是那麽真那麽簡單,即使是滿頭大汗,玩勁還在,卻依然記得。時至當下,我卻又不知道自己的夢想是個啥了。可能是受的教育多了,想的也就多了,夢想又不知道是什麽了。
   
  我始終是如此認為的,當壹個人遇到壹件不順心的事時,即使那件事很小,本可以自我調整得很好的,但只要那時周邊環境很是糟糕,這樣本來很小的事就立馬能使妳看不到未來般。也許妳會覺得這樣的心智到底還是停留在屁孩階段,但妳必須承認這只是每個人的被影響點不同而已,可能妳是那種因為吃不到糖果而瞬間覺得世界末日的小女生也說不定。
  
  前幾天好像全世界都是灰暗的,給人壹種要死不死的壓抑感,散步是破解這樣狀況的最佳方法。那傍晚並不是什麽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那樣美得可憐,而是整片天空都是灰塵陰暗的,弄得整個操場也是冷冷清清淒淒慘慘的氛圍。不過說也奇怪,那時我並沒有特別討厭那樣的爛天氣,反而因為適合那會心情而平靜地散步著頭髮快速生長,我想大概也是在體恤我和女友四級沒過而這般同情的吧。期間,我們遇到了系裏面的壹位稍有名氣的系幹,說他有名氣是有原因的,至少我是沒見到他人的時候就聽到過他的名字了,說是學習很棒,獎學金年年拿,工作很是稱職,每當有人這樣提到他的時候我就會很自然想到,我女友可是他部長!
  
  系幹說他六級過了,但是成績太低,不甘心,要再考壹次。我覺得像我這樣四級考了兩次還沒過的平民的眼光無論如何是不能向他致以崇拜的。其實天空如何變化是從不幹系其他的事物的,它只是自己在變化,晴天或陰天或雨天,哪管妳是在散步或睡覺。就好像系幹的成就是我等無法體會,壹如他不曾知道那時我是多麽想揍他壹樣,他只是顧著說自己的。還好,當我意識到崇拜不夠格的時候,我收回了那目光,並對壹切都來個置若罔聞,也瞬間覺得天氣不錯了起來。
  
  其實很多人的夢想都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身邊環境的影響而慢慢地失去了它原來的模樣,偶爾當我們感嘆流光殘忍時卻不經意默認自己的心也變小了,不曾像兒時那樣勇敢與無畏,也許在淋過壹場雨後,我們才茅塞頓開,那個夢想就算變了模樣,依舊是我的目標,身邊的壹切,我何嘗不敢設屏障壹扇,選擇性的讓妳進出康和堂,其余,滾蛋!
PR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