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蝎

陽光

  最近心裏頗不平靜。
  媽媽在物色著給我相親,盡管我才過20歲。又不是嫁不出去。不由得苦笑。
  卻總是想起那個陽光少年,名字裏正好有壹個“陽”字,生得眉清目秀,性格開朗樂觀。中考後我去南溪表哥家玩ipad 保護套,他已經被南溪壹中錄取,而我的通知還沒來。等待的過程總是漫長而焦急,還夾雜著消極情緒。他微笑著安慰我說,“太陽要出來了,妳還要哭?笑壹個給我看看吧。”
  然而,兩年後得知他溺水的消息卻是突如其來,震驚,痛楚,遺憾。他再也不會回來。再也不會聽到有人溫柔地對我說:“太陽要出來了,妳還要哭?笑壹個給我看看吧。”
  回憶歷歷在目。
  他是我表哥的堂弟。中考後的那段時光是快樂的,因為有他的陪伴。姨媽和表哥還拿我和他說笑,他也會靦腆到臉紅。我們壹起從表哥的書堆裏挑選高中可能會用到的書籍,壹起看湖南臺的《兄妹契約》(《我的女孩》)。他還給唱給我聽自創的搞笑版韓語歌曲,逗得我開懷大笑。他說:“妳應該多笑笑的洪卓立,妳笑起來挺好看。”我羞澀地避開了他的灼灼目光,臉紅到了耳根。
  高二的夏天,臨近開學。壹個陰雨的午後,他父母勸他不要去的,但他還是執意要去遊泳。不知怎的,那天很奇怪,他本來很聽話。結果是溺水,他才8歲的弟弟發現了嚇得跑回家喊父母。當然來不及,屍首都未找到,表哥他們說包了漁船打撈了好幾天。他就這樣永遠消失。
  天妒英才吧。那天仿佛有預兆似的——壞天氣、他父母的預感。但悲劇註定要發生。他的母親哭得眼睛腫如桃子,父親也是雙眼布滿血絲。後來他們去學校整理遺物,看著別的孩子高高興興地來報到,而自己卻是把他的東西都帶走。強烈反差令他們失聲痛哭!
  多希望他不過是開玩笑似的躲了起來,然而卻只是我的奢望。
  ……
  時光推移,我的腦海漸漸模糊了他的樣子,余下清淺的輪廓,只記得他的溫文爾雅,他做過的事,以及他說過的話。終究想不通——那樣好的壹個男孩子,怎麽說沒就沒?
  cbbc 牛熊證惟願他在天國安好無憂。
PR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