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蝎

幻想中人

因為突然之間發現自己想寫信卻不知道該寫給誰,所以有些難過起來,也所以寫信給妳。
其實回想起來仿佛好長好長的時間自己不曾寫信了,即便是收到來信回的也只是禮貌性的只言片段,那在我是不算信的。
說實在的,我現在有些沮喪,也許是因為沒有寫信的對象,也許是因為整整壹個下午自己都在迷茫的晃蕩,因此我感覺自己有些空,離周遭的人也仿佛遠了起來。我從懸著的半空俯瞰自己的時候,發現壹具沒有靈魂的身體。
我來回的走著,在房間裏,我甚至於去陽臺上四處張望。外面空氣濕濕的,看著樓下的人來人往,我依然發現自己無法擺脫那種糾纏我的沮喪。
妳知道嗎?其實有些時候我會很喜歡自己,而另壹個時候我又會發現自己壹無是處,那麽在妳看來我又是怎樣的呢?
說起來我又想起先前小時侯自己常有的壹個夢想,不,不,應該是幻想。我幻想自己可以將靈魂偷藏於他人的軀體中,然後暗地裏去知曉每壹個人的想法,當然,請不要誤會我,我並不是那種想打探人家隱私的人,我只是希望借此去感知不同於自己的靈魂,我向往靈魂的相通,這在我是壹件詭秘而又刺激的事情,雖然我知道我無法辦到。
這不竟又令我想起小時侯的自己來。小時侯我是壹個很喜歡坐在窗邊看窗下人來人往的奇怪女孩子。我也不知道這其中究竟有著怎樣的樂趣,以至於自己可以這樣的樂此不疲。我常常壹坐就是壹個下午,甚至於保持同樣的姿勢,有人的時候我看人,沒有人的時候我甚至目不轉睛的去看壹只天天在下面放養的母雞。看著母雞在下面走來走去的時候,我總是猜測它在想什麽,是另外壹只偶爾見到的公雞麽?還是剛才被自己吃下去的那條蟲子Claire Hsu
說到這裏,我想妳是要誤會我了,妳壹定以為我是壹個很另類的女孩子,有著蒼白的面容,然後還總躲在黑黑的長發後面。那麽妳是真的錯了,其實在外人看來,我是壹個永遠都那麽快樂的女孩子,總是在笑。
是的,我很愛笑,可那是在現實生活裏,在網上,他們都說我是壹個不快樂的女孩。我也不知道究竟哪壹個才是最真實的自己,又或者我是壹個二者的統壹。
伸了伸懶腰,明天又是周末了,兩天的休假想來又是睡覺和電視充斥著我,其實我骨子裏蠻排斥電視的,那個消耗時間卻不能帶來任何東西的東西。我希望自己可以把自己都交給設計和看書,可我的心總是靜不下來,我覺得自己有些浮躁。
也許這種浮躁是源於自己對物質世界的不斷追求,所以才如此,讓我不竟有些鄙視起自己來。其實我壹直渴望自己不是壹個俗人,至少表面上不是。我向往那種即便是站在人群中也能被壹眼發現與眾不同的女子,當然,我不是說的那種外在的與眾不同,我是指的靈魂,或者是靈魂的壹種外在表現。
仿佛有些越說越遠了,我就是這樣,常常會因為A想到B,再有B想到C,最後饒壹大圈再回到A身上來,也許這應該叫做思維的混亂,就如同外面紛繁的世界壹樣。
可是說起對生活的向往和憧景,我是絕對不會混亂的。我希望自己在30歲的那年可以退休,然後用自己這麽多年的壹點積蓄開壹個書吧或者花店什麽的。其實我知道,很多女孩子都有這樣的想法而非我獨有,常常和其他的女孩子在壹起說起這樣的話題來,大家都因為驚詫彼此的不謀而合先是瞪大了眼睛繼而便是興奮的哈哈大笑起來。女孩子似乎很容易滿足不是嗎,即便是因為彼此的思想壹致也會如此的快樂。
說起女孩子來,我又想多嘮刀幾句,坦白的說,我是很享受做女孩子的,如果是下輩子神再讓我選擇,我依然會選擇做女孩子,而之所以這樣,我想是因為我實在喜歡做女孩子可以任性可以不講道理的原故,當然我是指的那種乖巧的任性。還有壹點我想就是女孩子可以沒有那麽多的壓力,這壹點至少在我是這樣的。
寫到這裏,我擡頭看看外面的天,創業很陰郁的樣子,我想恐怕是快要下雨了吧。夏天是暴雨的季節,老天等了壹年好不容易才等到現在,就姑且讓它發泄壹下吧。
空氣有些悶悶的,不過我的心情倒是輕松了許多,我想許是因為同妳述說的原因吧,這種感覺很好,我想以後我會常常給妳寫信了,不過妳願意這樣聽我沒跟沒底的嘮刀嗎?想起妳也許皺起的眉頭,我不竟笑了起來,也不知道為了什麽。
PR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